她理财

登录 注册
#如何在一个行业做出成绩,各行业财蜜来代言

来自上班那些事儿・86篇帖子・3018人参与

发帖
露痕

扒一扒我的那些工作2远郊的特训学校

露痕
露痕 露痕 2016-01-30 17:30 阅读(3434)
       2013年5月结束实习,半个月后一家特训学校给我打了电话,我5月16日就去上班了。这也是很奇特的工作。[晕]

        先科普

        特训学校主要是招收有奢侈消费、厌学逃课、沉迷网络游戏、早恋、离家出走、暴力倾向等不良行为习惯的青少年,并通过心理指导、行为训练对其实行转化教育的教育机构。

        这种学校在零八年左右很热,但是军事化管理为主,出了不少负面新闻,各个学校都开始招心理咨询师,注重心理方面的引导以改良行为

        听起来还不错的样子,但是实际上这又是个沉重的话题

        那是一个特殊的地方。

        首先他特别远。

        我们到市中心,需要骑半个小时的小电驴,然后坐唯一的一趟公交车到市客运站再转车近1个小时我们才能入城。

      然后,那里的环境很特殊。

      我的身份是心理咨询老师。主要工作是给孩子们上心理健康课,做心理咨询个案。陪吃陪睡。工作时间是24小时。我们每个寝室一个老师七个学生,睡上下铺,三层的小楼房,上面是活动场所,中间是宿舍,第一层是办公室。二楼宿舍外是铁窗,铁门。我们会在早上六点半开始一天的生活,就像曾经的中学一样,六点左右会有老师来开宿舍门,然后他们开始早训,我批改日志,安排一天的工作。接着是早餐,早餐后他们继续训练(教官全部来自退伍军人,军队的一些训练项目),我会安排一天3个左右的个案咨询时间。过了下午的训练,晚饭后有一段活动时间,因为他们不跟外界联系,和父母交流通过写信的方式,随信寄来的会有一些他们要求的生活必需品和零食(零食现场会吃一小部分,大部分留着月活动时再吃),我们会给他们设置一些小的阻碍拿到这些信件,首先孩子们根据我们的提示估计自己是否有信件和包裹,确认有的再接受挑战,比如说唱歌、蛙跳、俯卧撑、一些小游戏等,挑战成功者可以拿到自己的包裹,如果没有参与挑战有包裹也不会给(我们会在后面选一个合适的时间点给孩子),那个时候我们在场外有一片菜地,会带着他们种菜种花(想想有一种田园归隐的生活状态)。然后七点左右会上晚自习,上心理健康课(每周一节)或书法课文化课。九点半洗澡,晚集合,十点半睡觉关铁门。

        最关键的是,那里生活的群体很特殊。

        前面提到过的,那里的孩子都是一些社会普遍定义为问题青少年的孩子,当时我接触的从9岁到25岁不等,主要是初高中生。还是说几个典型的孩子吧。

        H是一个15岁的女孩,全湖南的特训学校她去了好几个,爸爸是矿业集团老总,女儿到这里,他给我们老板投了十万块(我们那儿的学费是2万每学期),他们很排斥新老师的到来,所以要留在这里,得过他们那一关。H是一个小领队。我跟H住在一个宿舍,H告诉校长说我偷用她们的洗发水沐浴露,并神乎其神地说她本来是多少,我进了浴室就少了,她那个洗发水沐浴露是很奇特的一种味道,而我从她身边走过她闻到我身上有她洗发水的味道。然后她去跟所有的男生女生说这件事。校长当然知道这是什么鬼,我也对此很淡定地处理,并没有因此而特殊对她。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每天都联合几个人往校长的信箱里投诉,说我和某个教官谈恋爱,当着他们的面kiss……各种无中生有,但我都没有特别理她,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最终消停了。接纳这一关算是过了,后来因为咨询让我了解她很多,小时候父母没管她,后来便管不着。她很早就谈恋爱了,去一些场所自己赚过钱,亲子之间的信任消失殆尽,好一阵子一旦发生什么事情,她妈骂她婊子那是很随便的事……H很敏感,当她说到妈妈经常骂她婊子哭得很伤心。但是当她真正感受到你是真的接纳她时,她会和你很亲。H的父母没有给她写过信,我在的几个月也从没见过她父母。她离开又回来了,因为家里不接纳她,她在这里过日子还舒坦些。我离开后我们加了qq,从她的说说里面我知道她最终去了广州的某一技校学习,空间里经常有晒她的男朋友,没有她父母的任何消息,不知道亲子关系是否依然那么糟糕。

        X是一个13岁的孩子,家境贫寒,(是我们那里唯一的免费生),X从没见过父亲,妈妈再嫁男方不接纳X,在乡下待了一阵子X8岁开始流浪,广州、广西、青海、各地跑,坑蒙拐骗各种行径生存,12年妈妈好不容易找到了孩子,跪着求我们校长接了他。

        C也是一个15岁的孩子,家里富甲一方,父母都很拼,家里在国内5A级旅游城市开有4星级酒店,在5A级旅游景点内开了休闲山庄。也是青春期的叛逆,父母老师都管不了,送到这里。C的妈妈是在整个校区屈指可数地愿意和学校一起为孩子的努力而改变的家长,她是个女强人,打理整个酒店,开着路虎,但她不断地写信给C鼓励他,并且请C在学校最好的朋友,最喜欢的老师也给C写信,端午节从来没有自己包过粽子的她和外婆包了300个粽子送过来给我们办端午节晚会。在我在的日子里,C顺利结业了,后面他还刻意过来看了我们老师和他曾经的小伙伴,我们看到再回来的C是个非常阳光的孩子。我也加了C的qq,从一些状态里了解到C现在过的是很正常的生活。

       我写到这里,发现我能记起他们中的很多人,而每个人都有故事,无论他们是吸毒的少女,,试图拿刀砍父母的男孩,每个月拥有2000块钱的零花钱被父母认为奢侈消费而送来的孩子,14岁谈了17个男朋友的初中生,16岁打了三次胎的女生,在网吧里跑了三天三夜的9岁男孩……我都记得,他们都一样敏感但是也同样容易被感动,他们都有一个不健康的家庭……

         我后来离开了那里,因为一些复杂的关系(老板和其合伙人观点不一样,一个要重点培养军事科,一个要重点培养心理科),因为和我一起的闺蜜被她父母逼回去了,更因为我在那里的无力感,让孩子改变很容易,让家庭改变太难。

       递了辞呈,一场意外的手术,让我彻底终止了这份工作。

       去年,我的这位老板请了他的行政人员专程找我回去,薪资翻倍,我可以有足够的自由,不需要坐班,我没有回去。

                                                                                                                                                                   

                                                 



         


只看楼主
全部回复(31)

回复楼主

回帖
小组话题

扫码下载

APP

iOS • Android

想理财却无从下手? 打开应用
通俗实用的理财课程